歡迎來到360期刊網
360期刊網
客服電話:4006-587-789 客服在線時間:09:00~22:30(節假日不休息) 客服郵箱:[email protected]
當前位置: 首頁 > 論文范文 > 文學論文 >

從緊張到和諧——析瑪格麗特•阿特伍德小說中的兩性關系

時間:2018-05-18 09:29來源:未知 作者:360期刊網 點擊:

  從緊張到和諧——析瑪格麗特·阿特伍德小說中的兩性關系

  韓成友,吳紅敏

  (皖西學院外語系,安徽六安237012)

  摘要:瑪格麗特·阿特伍德是加拿大著名女作家、女詩人、文學評論家,她的小說和詩歌中在兩性關系方面進行了很多探討,尤其體現在她的小說中,其小說從某種程度上講就是一部濃縮版的人類兩性關系史。兩性關系被認為是人類社會賴以生存的根本和動力。兩性緊張會給整個人類生存帶來災害,兩性和諧則是人類社會向前發展的必然保證。兩性關系在其小說中存在著一條清晰的發展思路,從最初的兩性緊張到最終的兩性和諧。

  關鍵詞:兩性緊張;兩性和諧;瑪格麗特·阿特伍德;小說

  中圖分類號:I106.4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673-2596( 2010)06-0064-02

  瑪格麗特·阿特伍德(1939-)是加拿大最著名的女詩人和小說家之一,自28歲以詩集《圓圈游戲》獲總督詩歌獎而嶄露頭角后,創作勢頭一直未減,迄今為止,她已經出版了15部詩歌集、6部兒童劇、8部文學評論、8部短篇小說集和12部長篇小說。榮獲了國內國際眾多的文學獎項,其中包括兩次加拿大文學最高獎——總督獎,三次英國小說類布克獎提名,并在2001年以新作《盲殺手》最終獲此殊榮。另外還獲有吉勒獎、里茨一巴黎一海明威獎、洛杉磯時報獎等大獎。

  瑪格麗特·阿特伍德小說創作始于60年代末期,那是一個不斷加強的女性意識的年代。受其影響,她的創作打上了鮮明的女性烙印。在其小說創作中,她始終不渝地以自己獨特的女性視野探討著被歷史和性別雙重殖民化的加拿大女性在現代物質化的社會里承受的種種精神壓力、心理壓力和她們的生存困境。綜觀瑪格麗特·阿特伍德的全部小說創作,我們不難發現一條貫穿始終的主線,即女主人公與男性的關系——兩性關系的演變歷程,從兩性緊張到兩性和諧。

  300多年前,英國作家約翰·多恩曾說過:沒有人是個獨立的島嶼;每個人都是大陸的一片土,整體的一部分。……每個人的死等于減去了我的一部分,因為我是包括在人類之中的,因此不必派人打聽喪鐘為誰而敲,它是為你敲的。這個觀點正是馬克思“人類整體論”的最好體現。馬克思把人置于一個廣闊的社會實踐中進行觀察思考,提出人類是一個整體,人的本質是一切社會關系的總和——“人類整體論”。所謂的社會關系是指人與人之間的關系,任何人都是這種關系中的一個環節,任何人都是這種關系的產物并受到這種關系的影響和制約。因此兩性關系不是針對關系中的某一方,而是關系中的雙方,好則相得益彰,壞則兩敗俱傷。兩性關系是人類社會賴以生存的根本和動力,一旦處理不好,將會給整個人類的生存帶來災難,而兩性和諧是人類社會向前發展的必然保證。

  國內外學者把阿特伍德的小說創作分為前期、中期和后期三個階段。前期從1969年到1981年,主要作品有《可以吃的女人》(1969)、《浮現》(1972)、《女預言家》(1976)、《在人類生活之前》(1979)和《肉體傷害》(1981)。在這一時期,阿特伍德是一個憤世嫉俗的激進女權主義者。作品中的女性均是喪失自我、被支配、無所適從的生存狀態。兩性關系非常緊張,似乎要解放婦女必須要敵視男性,建立一個與男權文化決裂的女性烏托邦。中期從1985年到1998年,主要作品有《使女的故事》(1985)、《貓眼》(1988)、《強盜新娘》(1993)和《別名格雷斯》(1998)。較之前期創作,阿特伍德漸趨成熟,她關注的焦點不再局限在單一的女性生存問題上,而是把女性作為人類大家庭中的一員加以客觀的描述和冷靜的思考。阿特伍德讓讀者意識到不僅僅是女性,男性也是現代社會的受害者,一些男人甚至處于比女人更不利的地位。兩性共處于病態社會,共處于人性受到壓抑的難堪境地。因此兩性應同病相憐,消除相互之間的對抗狀態。后期從2000年至今,主要作品有《盲刺客》(2000)、《羚羊與秧雞》(2003)和《拍涅羅泊記》(2005)。與前期和中期相比,阿特伍德也不再局限于單一的女性自身權益,而是立足于社會現實,立足于整個人類的生存和發展,提倡和諧的兩性關系。

  《可以吃的女人》(1969)是阿特伍德的第一部小說,也是其前期創作的代表作之一,它體現了阿特伍德最初把女性意識作為與男權傳統相對立的意識,具體表現為要掙脫男性社會對女性的精神壓迫,要擺脫附屬地位,成為具有獨立人格的覺醒女人等。《可以吃的女人》的故事背景是60年代的多倫多,女主人公瑪麗安因在工作中無法施展自己的才能和受到嚴重的性別歧視而準備接受傳統的女性生活,即找到自己理想的另一半和要幾個孩子。但接受求婚者彼得竟意味著喪失自我和成為絕對的附屬品。彼得是權利的代表,他用男權標準來包裝自己,如購買槍支打獵和模型船等,同時他用男權標準來要求瑪麗安一切都服從自己,包括吃飯和做愛的方式。瑪麗安在和他相處時總是小心翼翼地去迎合他,以至于她在社會生活和個人生活的一切領域面臨著男性中心意識的沉重壓力,她已失去一切可以保有平等和尊嚴的空間,甚至被剝奪了幻想平等的權利。在經歷了一場大病和艱難的心路歷程后,瑪麗安終于意識到彼得一直在試圖毀掉她。在彼得的眼里,她只不過是他的獵物,猶如他搶口下的一只母兔。最后,在吃了一個女人型的蛋糕后,她離開了彼得,回到了正常人的狀態,成為了一個具有獨立人格的覺醒女人,準備在復雜的現代社會中再次尋找自我。

  《使女的故事》(1985)作為阿特伍德的中期創作的代表作之一,所呈現的受害者形象不僅僅是女性,男性也是病態社會的受害者。故事發生在一群右翼原教旨主義分子靠政變而掌權的未來美國社會—基列國。由于化學泄露和環境污染,人口出生率急速下降,因此繁衍人口是基列國的頭等大事。小說里基列國的女性,“使女”則被專門訓練來為上層人物繁衍子嗣,成為了“國有資源”。她們的用途就是生育,除此之外,別無他用。她們被剝奪了工作權利和一切財產,徹底依賴男性;她們被禁止讀書和寫字,被剝奪了受教育的權利;她們沒有任何自由,沒有閱讀和言說的自由,沒有人身自由,甚至沒有死的自由。她們完全喪失自我,生活在極端的孤獨、無奈和無助之中。在這個世界里,男性也同樣是受害者。盡管他們一些人大權在手,比如大主教等,他們的行為也是受到嚴格地限制。他們實行包辦婚姻,要立下戰功才有望得到婚姻,否則不得成婚。無愛的索然無味的婚姻使他們對性失去興趣,失去了生活的動力。在他們眼里,男女之間已經毫無關系,根本沒有愛情的立足之地,更沒有精神的伊甸園。所以男女兩性同為受害者,共處于人性極度壓抑的境地。所以他們應從此同病相憐,而不再相互對抗。

  《拍涅羅泊記》(2005)是阿特伍德最近的一部小說,是阿特伍德對經典神話《奧德賽》的重構。《奧德賽》以奧德賽返鄉,殺死求婚者和他認為對他不忠的12女仆,與妻子拍涅羅泊團聚為最終結局。在《奧德賽》中,戰亂頻仍,死亡不斷,暴力、殺戮和陰謀充斥著整個社會。奧德賽是權力的代表,拍涅羅泊處于附屬地位,她是沒有話語權的,只是被敘述者,而那12女仆更是被匆匆一筆帶過。而在《拍涅羅泊記》中,以拍涅羅泊的第一人稱敘事,加上12女仆的合唱式的集體敘事,向讀者展示了安寧、平和、充滿溫馨的婦女生活,以及拍涅羅泊與女仆們共同構筑的友愛溫暖世界。但《拍涅羅泊記》完全取消了大團圓結局。拍涅羅泊獨居地府,奧德賽不時返回地府與她團聚。12女仆始終在拆散阻止他們的大團圓。女仆們始終不放過奧德賽,是對以奧德賽為首的男性統治者的不懺悔態度的譴責和懲罰。通過重構經典神話,阿特伍德期望奧德賽及其當代男性反思自己的行為,提倡男女兩性為達到和諧的兩性生活而共同奮斗。

  總之,兩性關系和諧是人類社會向前發展的必然保證,兩性關系緊張將會給整個人類生存帶來災害。時至今日,男女平等雖然已被寫入法律,但在意識形態方面,男權文化價值觀仍占主導地位,實現真正的兩性和諧平等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男人和女人,各自都是一個流動的生命,無論沒有哪一方,我們都無法流淌,所以我們必須致力于改善兩性關系,并堅信兩性關系必將朝著和諧的方向邁進。

  參考文獻:

  (1)陳秋華,阿特伍德小說中的生態主義解讀:表現、原因和出路[J],外國文學研究,2004(2).

  (2)鄧建華,一個女性文本中的“男孩”形象一對《可以吃的女人》的另一種解讀明.婦女研究論叢,2005(6).

  (3)傅俊.瑪格麗特·阿特伍德研究[M].南京:譯林出版社,2003.

  (4)劉敏.女性的成長與困惑——瑪格麗特.阿特伍德小說中的女性成長主題[J].沈陽航空工業學院學報,2005(6).

  (5)馬丁.選擇:可資當代女性借鑒的三種模式[J].青海師范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1(3).

  (6)王蘋,張建穎.《使女的故事》中的權力和抵抗[J],外國語,2005(1).

  (7)于善江,陳藝娟,瑪格麗特·阿特伍德的創作歷程[J],四川外語學院學報,2000(4).

  (8)威廉·赫伯特·紐(加).加拿大文學史[M].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94.

在線投稿
极速赛车救援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