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360期刊網
360期刊網
客服電話:4006-587-789 客服在線時間:09:00~22:30(節假日不休息) 客服郵箱:[email protected]
當前位置: 首頁 > 論文范文 > 文學論文 >

《墓畔哀歌》文體特征分析

時間:2018-05-18 09:39來源:未知 作者:360期刊網 點擊:

  《墓畔哀歌》文體特征分析

  鄒素

  (許昌學院外國語學院,河南許昌 461000)

  摘要:《墓畔哀歌》堪稱英國18世紀感傷主義詩歌的典范之作。該詩展現了無窮詩意,風格獨特,歷來為文體學家和評論家所稱道。其在音韻、語義、意象等方面表現出無窮的詩美。

  關鍵詞:音韻;語義關系;意象主題

  中圖分類號:I106.2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673-2596( 2010)06-0068-02

  格雷的《墓畔哀歌》是英國感傷文學代表作,其格調哀婉,用詞獨特,韻律講究,形式完美,氣氛寧靜,意象幽邃,主題深刻,表達了多愁善感的詩人對農民的同情,對權貴的譴責,對自己的哀傷,對人生的悲鳴,著重表現深沉而又婉約的情感,歷來為文化學家和批評家所稱道。此詩中的感傷主義,獨特的描寫對象和人文的關懷,自始至終籠罩的哀婉氣氛及營造出的恬淡樸實的憂郁之美,屬于感傷主義詩歌,但兼具有古典主義和浪漫主義的特點。詩人長在崇拜希臘文化的氛圍中,受其熏陶,感染,因而詩中充滿著18世紀浪漫主義精神。《哀歌》謳歌了鄉村樸實的農民和清新的田園風光,描寫了那種男耕女織,人與自然和諧統一,表現了他對希臘精神的崇尚。詩意存于字里行間,其寫詩目的在于用盡量少的文字來宣泄詩人復雜的感情,Laurence Perrine所說(1998:546):“詩歌可以被定義為一種不同于平常語言,而語意更加豐富,更加強烈的文體。”每行每節都蘊含著作者的感情,詩歌語言是一種強有力的語言,詩人以此來表達情感,與讀者交流,為此以多異的表達手法來調動讀者的審美興趣。為了能更好地領略《哀歌》的獨特文體、幽深意境及感傷主題,本文將從音韻、語義、意象等幾個方面對其進行具體分析。

  一、音韻結構

  詩和心靈存在直接的對應關系。詩歌能夠直接地、聚焦地體現作者的內心世界,具有強烈的情感性和深刻的啟示性。席勒(1989)甚至認為“詩里的音樂在我心中鳴響,常常超過其內容的鮮明表象”。《哀歌》具有新古典主義和浪漫主義的特點,屬傷感詩作,吟頌此詩不僅為其抒發情懷感染力所震撼,同時又能領略其古典主義風采。18世紀中期,古典主義在英國仍然很盛行,但格雷的詩歌吸收的不是古典主義的思維模式,而是其藝術形式,古典主義文學要求形式完整,結構嚴謹,語言準確、明晰,合乎邏輯,而《哀歌》結構勻稱,步伐整齊。此詩與新古典主義有所不同,全詩共三十二節,每節四行,共一百二十八行,是典型的英雄體四行詩(Heroic Quatrain),格律對仗工整,每節均為五步抑揚格(I一ambic Pentameter),音韻是abab,形式整齊,語言典雅,音韻優美,表現出很高的藝術技巧。這是格雷對詩歌的發展,這種格式每四行一小節,非常易于表達感情的起落,適合田園間的詠嘆。詩的格調嚴肅,形式莊重,在詩的浪漫中包含著作者的理性思索,這是古典主義特點,但它又包含著太多的抒情部分,屬于浪漫主義詩歌。看一下此詩的音韻結構:

  The Cur, few tolls/the knell, of palt,ing day,The low/ing herd /wind slow/ly。’er/ the lea,The plough/man home/ward plods/ his wea/ry way,And leaves/ the world/ to dark/ness.and/ to me.

  原詩沒有用18世紀的雙韻體,而是采用典型的英雄體四行詩,格律對仗工整,每節均為五步抑揚格,且隔行押韻,全詩的音韻為abab。這一詩體的改變帶來了不同的空氣,不再是客廳談吐的俏皮、機智,而是一人獨行墓園時的肅穆心情。在這個詩段里,格雷精心挑選的詞大都是長音,

  “curfew”, “tolls”, “knell", “parting”, “slowly”,“lea",

  “weary”,“darkness”等詞中的長元音,9:,、la:l、li:,和雙元音,3 u,、/ei/、,8 9,、艋,。眾所周知,長元音和雙元音能夠象征多種感情,聲音拖長帶來的夸張效果有助于感情的體現,讀起來緩慢悠長,更能表現心情的沉重,加上特定的背景描寫,哀婉的效果達到了極致。

  二、語義關系

  英國感傷主義產生于18世紀,而格雷則被認為是18世紀中期感傷主義詩歌的代表。《哀歌》自始到終籠罩著的哀婉的氣氛營造出一種恬淡樸實的憂郁之美,這是格雷獨具匠心、音義結合的效果。格雷用文字和聲音表現憂郁之情,聲音的組織與安排妙不可言,詩人的用意并不在于傳達聲音,而是通過聲音表達意義。《哀歌》的前三節全是寫景;每一節以綿長、低沉的音韻給全詩定下了憂郁的基調。在詩歌的創作與欣賞過程中,聲音還可以用來加強字義。在特定的語義背景下,聲音會使我們聯想到意義,而且這些關鍵詞的暗示會使讀者把聲音與意義加以聯想。語音符號對一個關鍵詞往往具有語義上的揭示作用,盡管它是輔助的,本身不能創造意義( Traugott,1980)。看下例:

  Save that from yonder ivy-mantled tower,The moping owl does to the moon compWn.Of such as,wandering near her secret bower,Molest her ancient solitary reign.

  在本段里多處出現,3 u,、/u:/、及鼻輔音Iml and Inl,這使人聯想到moan、groan、gloom等詞,讓讀者仿佛聽到埋在地下的死者靈魂的痛苦呻吟,加強了憂傷的意境。此時正是暮靄沉沉的黃昏時刻,晚鐘響起來一陣陣給白晝報喪,牛群在草原上盤桓,吼叫著要沖進欄,耕地人拖著疲乏的雙腿走在回家的路上,微微閃光從大地慢慢隱退,寂靜和莊嚴籠罩著四周的一切;嗡嗡飛旋的甲殼蟲,塔頂上對著月亮抱怨的貓頭鷹,更增添了陰沉肅穆的氣氛。這一切使讀者猶如置身于一幅充滿憂郁色調的巨大的風景畫前,耳際鳴響著如歌如泣的音樂,不由得和詩人一起對長眠地下的“粗鄙的”農民產生同情之心,并充滿了深深的憂傷。(褚雅蕓:2001)

  Nor you, ye pound, impute to the fault o'er their tomb no trophies raise,Where through the long-drawn aisle and fretted vault The pealing anthem swells the note of praise.

  這一節中形式整齊、結構嚴謹反映出作者的苦心。貼切的詞語如“long-drawn aisle”、“fretted vault”等展示了門弟的炫耀、權勢的煊赫及貴族生活的豪華奢侈,而精當的詞語搭配如“the path of glory lead but to the grave”“pealing anthem swells the note of praise”又使讀者如身臨其境地感受到高貴的身份及富有并不能改變一死的命運和那些權貴們死后要人歌功頌德的虛偽和排場。這些都顯示了格雷豐富的知識和閱歷以及駕馭詞語的嫻熟的技能。

  三、意象情境

  意象是寓有作家主觀情思的藝術形象,是經過詩人情感、想象、思想、美學趣味等重新處理過的感覺,來自詩人對客觀事物進行“萬取一收”的篩選與熔煉。它既是現實生活的寫照,又是詩人審美創造的結晶和情感意念的載體。“詩言志,歌緣情”,詩歌往往不對客觀現實作全面具體細致的描繪,而是選取現實生活中最富有特征性的片段,描繪出一幅幅感人的生活畫面,烘托出與這種畫面相吻合的情調。格雷通過豐富的意象和富有隱語性的暗示,表現出他的悲哀、同情、贊美、激憤等復雜的感情。如晚鐘、黃昏、盡哀的淚水、盤根錯節的老樹、清涼僻靜的山坳、雕花的拱頂等。不僅如此,格雷還善于利用意象調動讀者的各種感官系統來感受詩的魅力。

  The breezy call of incense-breathing mom,

  The swallow twittering from the straw-built shed,

  The cock's shrill clarison.or the echoing hom,

  No more shall rouse them from their iowly bed.

  For them to more the blazing hearth shall bum,

  Or busy housewife ply her evening care;

  No children run to lisp their sire's retum,

  Or climb his knees the envied kiss to share.

  詩人用嗅覺意象(incense-breathing mom)、聽覺意象(breezy caU)、動覺意象(swaUow twittering)、視覺意象(the straw-built shed)使讀者從多種角度充分領略到詩人所描述的那種清新、質樸的田園景象之美和詩人的情感產生了共鳴。而且“breezy”和“breathing”、“swaUow”和“straw”及“cock”和“clarison”都押了頭韻,賦予了語言以音韻美和節奏美。

  豐富的意念的強烈的感情是浪漫主義特征之一,《哀歌》明顯表現了這種風格。在第四節中,當詩人描述了“許多零落的芒堆”座落在凄涼的鄉村墓地時,他展開了想象的翅膀,開始了對這些死者的遐想和沉思。生前這些農民盡管清貧,卻也過著田園式的生活,享受著天倫之樂,而如今“香氣四溢的晨風”,“細雨呢喃的燕子”,“公雞的尖喇叭”和“山鳴谷應的獵號”再也不能把他們從“荒堆”和“洞窟”里喚醒。詩人在反面描寫這些農民生前生活經歷的同時,由同情和憐憫轉向了深深的惋惜,他用豐富的想象、恰當的比喻、優美的語言抒發了自己的情懷。

  《鄉村墓地哀歌》音韻優美、意象豐富,全篇吐散著清新、靜謐的自然氣息。它體現了作者對自然狀態簡樸、農民心靈純潔的贊美,也滲透著作者對權貴的憎恨和厭惡。本詩主題嚴肅,刻意描寫農民的質樸與權貴的驕奢。作者的所思、所感在文中描述的淋漓盡致,通篇發出美的氣息。本文主要從音韻結構、音義聯系及其意象隱喻等方面對其作了一個簡單的分析,不足以全其整貌,盡其意美,對全詩的完整把握還需進一步的分析和體會。

  參考文獻:

  (1)E. C. Traugott&M.L.Pratt, Linguistics for Studies of Litei:ature[Ml. Harcourt Brace Jovanovich, 1980.1.

  (2)Laurence Perrine. Poetry Theory and Practicem [M].New York: Harcourt, Brace&World, 1998.

  (3)席勒,詩、語言和思想[M].現代主義文學研究(下).北京:中國社科出版社.1989.

  (4)褚雅蕓,格雷《鄉村墓地挽歌》解讀[M],中國翻譯,2001(5).

在線投稿
极速赛车救援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