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360期刊網
360期刊網
客服電話:4006-587-789 客服在線時間:09:00~22:30(節假日不休息) 客服郵箱:[email protected]
當前位置: 首頁 > 論文范文 > 文學論文 >

破繭:勞拉的蛻變——試析曼斯菲爾德《園會》的主題顏色

時間:2018-05-18 09:45來源:未知 作者:360期刊網 點擊:

  破繭:勞拉的蛻變——試析曼斯菲爾德《園會》的主題顏色

  董杰

  (三明學院外語系,福建三明365004)

  摘要:曼斯菲爾德作為20世紀英國文學中杰出的女作家之一著作頗豐。《園會》是她豐產中較為著名的一篇短篇小說。文章試通過解讀和分析《國會》,用不同的主題顏色來解讀故事的跌宕起伏,領略小說故事情節的魅力,從而進一步闡釋勞拉在心理和道德方面的成長,進而完成入世的蛻變。

  關鍵詞:《園會》;故事情節;主題顏色:蛻變

  中圖分類號:I106.4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673-2596( 2010)06-0070-02

  出生于新西蘭的凱瑟琳·曼斯菲爾德(1888~ 1923)是20世紀英國文學杰出的女作家之一。她在有生之年里一共創作了73部短篇小說,被喻為“短篇小說大師”。《園會》是曼斯菲爾德于1922年創作的作品,講述了謝太太的一位窮苦的近鄰由于偶然的事故不幸身亡,遺屬正傷心落淚,悲慟欲絕,而她卻在園中奏樂娛樂,大宴賓客。近年來,我國學者對《園會》的評論不少。部分學者分別從小說敘述藝術、創新藝術、人物的描寫手法等方面來進行分析。筆者作為初涉文學評論的學習者,試圖在學習它山之石的基礎上,通過解讀《園會》,來評論小說中女主人公勞拉,一位十六、七歲、心地善良、自小生活在父母保護傘下、過著錦衣玉食生活的富家小姐,其在心理和道德方面的成長。特別是通過賦予故事發展情節以不同的主題顏色來進一步闡釋勞拉破繭成蝶,完成人世的蛻變。

  一、“白色”的開端

  在西方文化中,白色是備受崇尚的顏色,它代表高雅、純潔,是上帝、天使、幸福、歡樂和美德的象征。囝小說就是以這樣一種歡樂和純潔侵入讀者的心里。打開《園會》,躍入眼簾的是像伊甸園式的花園的描寫。這里即將舉行一場盛大的園會。一切都是那么完美:那天天氣終究是恰如人意。就是預先定制,也不會有更完美的天氣來開花園茶會了。溫煦和暖,沒有風,也沒有云,藍天上籠著淡淡的金色的煙靄,像初夏時節那樣。天剛黎明,園丁就起來修剪、清理草坪,直到整片草地和種矢菊的深色平坦的玫瑰形花壇都似乎在發亮。P怍為園會的“總負責人”勞拉天性善良、純潔。在故事的開始,勞拉完全沉醉在這優美的夢幻世界之中。她對園會的期待溢于言表,畢竟這是她的成人禮,還有什么比一位少女的成長更讓一位少女快樂呢?巨大的快樂使她內心充滿了渴望,所以在園會的準備過程中,她一直都非常興奮激動。“她滑了開去,掠過草坪,竄上小路,跨上臺階,穿過陽臺,沖進門廊……忽然間她止不住自己,跑向勞利,輕輕地、迅速地擁抱他一下。“噢,我真愛園會,你呢?”勞拉說著,幾乎喘不過氣來。”女的單純溢于言表,遮擋不住。

  《園會》是作為勞拉這樣一位中產階級少女進入社會的一種人世形式,通過嘉年華式的聚會形式聚集上流社會的人員,是勞拉人世后社會地位的一個標志性開始。但是,在母親眼中具有“藝術性眼光”的勞拉并不拘泥于階級差異,在她眼里,她和工人是平等的。一位工人享受薰衣草的香味的這樣一個無意的舉動就喚醒了勞拉平民意識的萌芽。在她眼中,這些勞動工人比那些紈绔子弟更讓人“印象深刻”,他們是“格外的好”,并且希望他們能成為朋友。在起初刻意的偽裝卸下來后,天真無邪的勞拉并不隱藏自己的天性,而是“大大地咬了一口黃油面包”,這一舉動突顯出勞拉的愉悅和稚氣,讓一位純潔無暇的少女形象栩栩如生。雖然故事的開端帶給我們的是純潔、幸福、歡樂等“白色”的享受,但在這樣夢幻般的世界里同時生長的是勞拉平民意識的萌芽,讓文章的色調波瀾起伏。

  二、“黑色”的發展

  黑色是西方文化中的基本禁忌色,體現了西方人精神上的擯棄和厭惡。它象征死亡、兇兆、災難,它也象征恥辱、不光彩,它還象征沮喪、憤怒。嗍園會的布置原本是在一片愉悅的氣氛中有條不紊的進行著,大家各司其職。突然,由于一個推車人之死,在主人公小女孩籮拉(勞拉)的心中引起了波瀾。口嘮拉在聞到鄰居的噩耗時,自然地產生了停止舉辦園會的想法,并征求姐姐喬斯的意見。然而喬斯卻認為勞拉這樣的舉動是荒唐、不可思議的。雖然勞拉一再懇求,喬斯擅自揣測,也許那人是喝醉了才會發生意外。這讓勞拉對勸服姐姐心灰意冷,轉而向母親求助。謝太太聽到死亡消息的第一反應是不是跟自己家庭有關系,得知跟自己毫無關系時,馬上就變得漠然了。勞拉、喬斯和謝太太三位對鄰居之死做出不同的反應,代表了兩種不同的世界觀。勞拉認為在已經得知鄰居之死的情況下,舉行園會是難以接受的,因為在不遠的角落里有人正在哭泣、正在傷心;然而喬斯和謝太太卻認為鄰居的死亡不應該停止她們的歡樂。

  在夢幻般的白色開端下,接下來竟然是黑色的死亡——肉體和精神,車夫的身亡和資產階級婦女同情心的遺失。勞拉那顆原本善良的心不知將走向何方?

  三、“綠色”的高潮

  西方文化中的綠色象征意義跟青綠的草木顏色有很大的聯系,是植物的生命色。但是它也表示幼稚、沒有經驗,它也象征妒忌。從文化角度看,綠色代表著希望和平與夢想的同時,也有虛幻的象征意義。

  勞拉在聽說鄰居家發生的不幸后要把園會取消,而母親謝太太不同意,想法分散她的注意力。這時故事寫道“薛太太(謝太太)起身拿著帽子走過來,不容分說就把帽子往勞拉頭上扣:‘我的寶貝,帽子簡直是給你做的,從沒見你這么美,你自己也瞧瞧,’說著她把小鏡子一舉。‘我不!’勞拉拔腳就走,回到自己的臥房里。偏偏進門頭一眼就看見鏡子里這個俊俏的女孩兒,戴著鑲金色野菊花的黑色女帽,帽上拖著長長的黑絲絨帶。她做夢也料不到自己會有這么副好模樣兒。她心里想,莫非是母親對了,莫非是我胡鬧?也許是我胡鬧。一時她又仿佛看見那可憐女人帶著一群孩子,尸首正往家里抬。可是這一切都模糊不清像是報紙上的照片了。她打定主意,園會完了再想著這件事就是了。不知怎么的,她覺著這個辦法最好。”這里通過勞拉漫不經心照鏡子這一細節,顯示了勞拉想停辦園會,卻又無可奈何的矛盾心理。

  謝太太扣在勞拉頭上的漂亮黑色帽子原來是打算給自己帶的,帽子顯然是“成人”的象征。在她聲稱那頂帽子對她而言太年輕而不由分說地扣在自己女兒的頭上,同時也標示著女兒的成長,勞拉不再是一個“孩子”。r帽子也象征了資產階級在財富和華麗裝飾下的漠然和自私。帽子是用來隱藏真實,是裝飾的一種形式,是資產階級價值觀、觀念和傳統的象征。而勞拉無意照鏡子后的一系列想法象征了勞拉對母親的妥協。也許,讀者會為勞拉心理和道德方面的轉變而加以批判。如果這樣,那是不公正的。勞拉作為資產階級富家小姐,沒有什么社會生活體驗,在母親和姐姐這樣典型的資產意識影響下仍然能夠長成一位善良、純潔的少女,并未真正形成自己的人生觀和價值觀。在母親的誘惑下和少女愛美之心的天性下,這樣的動搖是可以理解的,也為后面的蛻變做了合理的鋪墊。

  四、“藍色”的結局

  藍色象征憂郁,在英語中,藍色常常指代低落和沮喪的情緒。阿在西方,藍色代表早期母權宗教的顏色,用來裝飾圣母瑪利亞的外衣,此引申出的藍色的象征意義是安靜和忠誠。

  在宴會后,勞拉母親看到桌子上宴會剩下來將要被扔掉的東西,突然冒出要將這些剩東西送給那位死去的人的妻子的主意,并叫勞拉送去。勞拉心里又開始不安起來,她擔心那位可憐的婦人是否會接受這些垃圾,但她還是去了。當她走進小巷,悲慘的生活景象使她更加不安,尤其是到達死者家門前時,那種凄慘、悲哀的氣氛使她手足無措,無地自容。當她看到死者臉上象熟睡時的平靜表情時,她似乎一下子懂得了許多,但又表達不出來。凱瑟琳運用對比的手法,通過勞拉的眼睛,看待貧富生活的懸殊,再現勞拉的純潔與善良,以及她未被扭曲的本性,完美地創造出這個鮮活的人物形象。

  《園會》的舉行原本在某一意義上來說就意味著勞拉的人世,但這只是短暫性的形式。勞拉在看到死者的剎那,卻是心理成長的瞬間。在親身經歷園會的奢華和鄰居家的悲慘生活,她看到了人生的結局。但是這個結局在她眼里是平靜的。在接受了道德歷程的洗禮后,勞拉逐漸成長,自己感悟人生真諦。

  蛻變,本指蟬蛻殼變,后比喻事物發生形或質的改變。是通過一段時期的繭封或是焰煉,涅磐的過程,蛻變是美好的,因為會有改變。勞拉的蛻變是痛苦的,經歷了冷漠和忽視,但迎接她的是破蛹后的美麗心靈。曼斯菲爾德用平實的語言寫出了人生的曲折和精神的感悟。

  白色、黑色、綠色、藍色,這四種不同的顏色象征了小說故事情節發展的色彩轉變。每個人都期待生活中永遠擁有夢幻般的白色,遠離不祥的黑色,帶著綠色的希望和迷茫,感受藍色的安靜和祥和。也許這就是人生。

  參考文獻:

  (1)闞鴻鷹.生與死的共存夢幻與現實的沖突一曼斯菲爾德《園會》解讀西華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4(4):61-63.

  (2)郎曉娟.《麥田里的守望者》中顏色的象征意義分析[J].黑龍江教育學院學報,2007(1):109-111.

  (3)牟百冶.從曼斯菲爾德的《花園茶會》看她的小說敘述藝術[J]廣西師范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1999(6):48-53.

  (4)葉邵寧,吳敏,試論中西文化中顏色詞語的象征意義[J],湖南教育學院學報,1995(6):40-44.

  (5)黃曼行,論凱瑟琳·曼斯菲爾德短篇小說《花園宴會》中人物的描寫手法[J].電大教學,1997(3):18-19.

  (6)馬麗,試析《了不起的蓋茨比》中顏色的象征意義珊,忻州師范學院學報,2004(6):90-91.

  (7)William Atkinson.Mrs. Sheridan's Masterstroke: Liminali-ty in Katherine Mans?eld's “The Garden-Party".English Studies (2006):53-61.

  (8)張華,《紫色》中顏色的象征意義[J],世紀橋.2008 (7):77-78.

在線投稿
极速赛车救援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