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360期刊網
360期刊網
客服電話:4006-587-789 客服在線時間:09:00~22:30(節假日不休息) 客服郵箱:[email protected]
當前位置: 首頁 > 論文范文 > 文學論文 >

譜寫個體生命和民族精神的華彩樂章——解讀杰克•倫敦的《熱愛生命》

時間:2018-05-18 10:03來源:未知 作者:360期刊網 點擊:

  譜寫個體生命和民族精神的華彩樂章——解讀杰克·倫敦的《熱愛生命》

  閆從軍

  (西安文理學院外語系,陜西西安710065)

  摘要:杰克,倫敦是19世紀末20世紀初美國著名文學家,他創作了150多個短篇小說,其中的《熱愛生命》更晃家喻戶曉的名篇。本文著力從象征意義的角度對這篇小說進行了解讀,挖掘其象征個體生命和民族精神的內涵以豐富小說的閱讀底蘊。

  關鍵詞:象征;個體生命;民族精神

  中圖分類號:I106.4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673-2596( 2010)06-0075-02

  一部文學作品總是以一定的形式和內容存在的,它的形式就是我們看到的以短篇小說而存在的文本,它的內容就是讀者感性和理性所能理解的涵意。無論我們閱讀什么樣的作品,想要挖掘它的涵義,總是建立在下述兩個基本的前提上:一是文學作品的多義性,這是文學欣賞和批評的前提條件。我們喜歡文學,不是因為它的涵義,更多的是因為它給了我們發揮個人想象的空間。這種多義不僅來自作者,作品和讀者的互動影響,更由于語言本身的意義模糊而造成的。正如啥澤利夫所說,“帶有主觀色彩的,個體性的表述,‘被納入’交流之中的表述,會蘊含眾多的意義,明顯的與隱含的,已為言說者所意識到的,與并不為其意識到的。這些表述,身為被賦予多種意義的,自然不具備完全的確定性。”如果沒有文學的多義性,如果所有作品都有定論,那么文學欣賞和批評也就無從談起。另一個原因是文學作品的象征性,這是文學作品的魅力之源。“象征一般是直接呈現于感性觀照的一種現成的外在事物,對這種外在事物并不直接就它本身來看,而是就它所暗示的一種較廣泛較普遍的意義來看。”每一部文學作品都是在特定的文化語境中作者所做的有意識的選擇,并且在這個語境中特定的文本具有特殊的意義,而這種意義更多地隱含在程度不同的象征性上。高級的文學閱讀就是要挖掘出作品的象征意蘊,使作家、作品和讀者之間的深層信息交換呈現出來。

  讓我們把視線拉回到杰克·倫敦的著名短篇小說《熱愛生命》吧!在基于上述理論的前提下,我們就可以大膽地本著忠于自己獨特的內心感受和理解的想象,從小說的文本表層努力地達到深層的象征意義,給予作品一個恰當的解讀。

  這部小說講述了一個發生在19世紀末20世紀初的美國北方的淘金人的故事。作者以洗練的語言,描述了一幅寂寥的北方荒野里人同殘酷的大自然進行頑強搏斗的畫面。我們著迷于故事的驚心動魄,感動于特定環境下人的行動和性格,更震撼于作品所反映的象征意義。韋勒克·沃倫把象征分為“私用象征”和“傳統象征”,私用象征是作者獨創的,表現了作者個人的一種意義系統;而傳統象征則多是作者所屬的集體或民族的,它凝聚著特定的民族文化內涵和被普遍接受的文化意義系統。這兩者是相對的,“許多私用象征系統中,有大部分與象征的傳統重合,即使重合的部分并不是最普遍被接受的象征。”31ftF者憑著自己的審美直覺和靈感,無意識中把這兩種象征結合在了一起,所以,為了理解的方便,我們可以對這篇小說中的兩種象征系統分別進行討論。

  先來看看作者所想要表達的意義。他的私用象征就是對個體生命的贊美。據說這篇小說備受列寧的稱贊,甚至到了臨終的時候,還要夫人讀給他聽。想來一定是作品中的人“要活下去”的堅強意志深深地打動了列寧。表面上,作品中的“他”盡管病餓交加,筋疲力盡,仍然在與嚴酷的環境斗爭,在徒手搏斗中把緊跟在后面的一只餓狼制服了,并且通過冰天雪地的荒野,掙扎著來到海邊,被一艘捕鯨船救起。實質上,作品是“一幕從來沒有演出過的殘酷的求生悲劇”,喲免似微弱的個體生命終于綻開了勝利的花朵。生命的贊歌在文中多次唱響:“逼著他向前走的,是他體內的生命,生命本身在抗拒死亡。…‘但是內在的生命卻逼著他前進。他非常疲倦,然而他的生命卻不愿死去。”這個悲壯的故事,生動地展示了人性的偉大和堅強,逼真地展現了生命的堅韌與頑強。尤其是當外界的勢力過于強大的時候,反而更能激活個體生命本身所蘊涵的巨大能量。這種潛在的能量有時強大得令人驚嘆,不管面對什么,哪怕是吞噬人的荒野、野獸,還是饑餓、疾病的折磨,都會支撐著人勇敢地戰勝它。“他仍然要活下去。在經歷了千辛萬苦之后,他居然會死掉,那未免太不合理了。命運對他實在太苛刻了。然而,盡管奄奄一息,他還是不情愿死。也許,這種想法完全是發瘋,不過,就是到了死神的鐵掌里,他仍然要反抗它,不肯死。”可以看出,正是生存的堅定信念在背后支撐著生命、提供著能量。只要心中生存的信念還在,只要不輕易放棄自己的生命,再窘困的處境也能絕處逢生。“他”在重重艱難險阻面前,想要放棄生命,選擇死亡是再容易不過的事情,“死并沒有什么難過,死就等于睡覺。它意味著結束,休息。”但他卻沒有甘心就死,他選擇了抗爭。只有這樣,人才能不辜負生命的重托,才能對得起生命本身。

  再來看看作品所表達的深層次的傳統象征意義。心理學家榮格認為,象征就是一種“有意義的意象”,是原型的外在顯現。原型深深隱藏在集體無意識中,對于人來說是未知的,但它卻始終影響和指導著人的意識和行為。人只有通過對象征、夢幻、神話、藝術等的分析和解釋,才可能或多或少地認識原型,進而了解集體無意識。四傳統象征積淀著深厚的歷史文化,反映民族的共同的心理素質,暗示集體無意識原型,是作者的創造智慧和民族文化的結晶。在這篇小說中,通過一個淘金者的生命抗爭,象征著整個美國民族的精神,那就是崇尚個人主義的價值觀,這也是美國文化的核心。它主要表現在三個方面:首先,美國的清教傳統教導美國人要相信自己,相信自己能夠拯救自己的命運。歷史學家卡爾·戴格勒曾說過:“個人主義是遺留給后代的清教主義的核心。在美國,相信自己的信仰以及清教主義教導反抗一切壓迫個人和違背個人意愿的行動的決心從來沒有削弱過。”嗣小說中的“他”之所以能頑強地與殘酷的自然、不公的命運斗爭并最終取得了勝利,就是他始終相信自己的力量,相信自己一定能戰勝任何困難。其次,美國的個人價值就是人的力量無限和個人奮斗。哲學家愛默生就大力倡導人通過自立更生實現人的價值,因為人像上帝一樣有著無限的威力。

  世界是微不足道的,人是一切,要相信自己,要有獨創性。這篇小說在開始時,“他”和比爾在一起。當他受傷后,比爾卻“頭也不回,只顧向前走去”,“他一直瞧著比爾跨過山頭,消失在山那邊”。比爾不和他一道共抗命運,而是選擇了個人獨自奮斗,正是這種精神的典型象征。“在美國,個人主義精神是一種邊疆文化的遺產。在殖民時期,拓荒者們掙脫了先前在舊世界存在的社會桎梏,與此同時也不再享有文明社會的安逸與舒適,他們必須獨立自主,自力更生,自給自足,這種自立的精神從早期殖民地時期一直延續至今,成為美國人信奉的精神之一”。呷季次,就是美國人精神中的自由競爭,適者生存意識。小說中的“他”去北方淘金,背著鹿皮口袋,里面裝的是“黃澄澄的粗金沙和金塊”。從馬克·吐溫所稱的“鍍金時代”起,美國人的個人主義逐漸變成了弱肉強食的社會達爾文主義,“適者生存的原則”也適用于人類社會。個人要與自然作斗爭,求得生存;個人同時必須與其它個人斗爭,誰的力量大誰就能獲得生存,獲得成功的獎賞。美國人把自己看成是適應社會發展的生存者,是人類社會的優勝者。嘲到此,我們可以說,杰克·倫敦憑著自己精湛的短篇小說藝術契合了美國人民的傳統精神,創作出了不朽的命運和精神的交響曲。

  桑塔亞那把藝術信息的傳遞鏈條區別為彼此關聯的兩項:“第一項是實際呈現的事物,一個字,一個形象,或一件富于表現力的東西;第二項是所暗示的事物,更深遠的思想,感情,或被喚起的形象,被表現的東西。”那第一項是征體,具體可感,是藝術信息的載體;第二項是本體,一般是抽象的,需要欣賞者的體悟才能把握。惻現在我們就來具體分析文本中的一些征體。作者從頭至尾沒有給出主人公的名字,只用一個泛指人稱代詞“他”來稱呼,其實就折射出了“他”的普遍性光彩,“他”即是所有美國人的象征,也是整個人類的象征。那袋沙金,也是一種文化符號,暗示出主人公的淘金者身份和他生活的時代特征與精神風貌,契合著美國人的精神質數:不屈不撓,開拓奮斗。那67根火柴,不僅是主人公生命存續的必要物質保障,也象征了人的生生不息的生命之源,正所謂“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生命的原始沖動就在那最初點燃的一刻。那匹病狼,是殘酷自然環境的受害者,又是殘忍大自然的幫兇,象征著人可能遭遇的任何困難,終究難逃人的無限潛能征服的命運。小說發生的背景—一“荒原”,應合著世紀初美國文學的“荒原情結”。《熱愛生命》早于艾略特的《荒原》(1922),但是兩部作品的基調卻大相徑庭。前者表現了一種積極向上的拼搏斗爭精神,后者卻反映了第一次世界大戰后人的普遍的幻滅情緒。前者象征著人的物質生存環境的艱苦,后者卻象征著人的精神上的危機和崩潰,一正一反,延續著截然相反的荒原文學現象,分別代表了兩種不同的創作風格和精神風貌。

  斯塔羅賓斯基說:“被隱藏的東西使人著迷。”筆者試圖分辨出那些未被作家覺察的富有象征意義的對應關系,解釋其無意識的動機,讀出個體命運和歷史文化,民族精神的復雜關系,因為“一個作家只有表達整個民族和整個時代的生存方式,才能在自己的周圍招致整個時代和整個民族的共同感情”。

  參考文獻:

  (1)瓦·葉·哈澤利夫.文學學導論.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6.151.

  (2)李瑜青.黑格爾經典文存,上海:上海大學出版社.2001,53.

  (3)勒內·韋勒克,奧斯汀·沃倫,文學理論.南京:江蘇教育出版社.2005.215.

  (4)杰克·倫敦,杰克·倫敦小說選,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2003.39-57.

  (5)榮格.榮格性格心理學,北京:九州出版社.2003.53-54.

  (6)朱永濤,美國價值觀——一個中國學者的探討,北京: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2002.27.

  (7)(8)胡文仲,美國文化辭典.北京: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1995.449,54-55.

  (9)龍協濤,文學閱讀學,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4.89.

  (10)博爾赫斯等,波佩的面紗.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1999.188.

  (11)伍蠢甫,胡經之,西方文藝理論名著選編(中卷).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3.154.

在線投稿
极速赛车救援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