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360期刊網
360期刊網
客服電話:4006-587-789 客服在線時間:09:00~22:30(節假日不休息) 客服郵箱:[email protected]
當前位置: 首頁 > 論文范文 > 文學論文 >

《魔法的粉筆》中扭曲的人物形象分析

時間:2018-05-18 10:22來源:未知 作者:360期刊網 點擊:

  《魔法的粉筆》中扭曲的人物形象分析

  榮喜朝

  (河南科技大學 外國語學院,河南洛陽 471003)

  摘要:安部公房是日本戰后文學史上一位特殊的作家。他的作品受到西方存在主義哲學、先鋒派文學的影響,與傳統的文學創作截然不同,竭力以寓意性、諷喻性的描寫去揭示現實的人的扭曲與異化。在《魔法的粉筆》中,“氬先生”是一個矛盾的實體,他孤獨、貧困、無力而又充滿幻想,本想用具有魔力的紅色粉筆來創造新的世界,卻最終喪命于粉筆畫出的手槍之下;“夏娃”本是“氬先生”創造新世界的伙伴,卻渾身充滿世俗味道,是一位拜金主義者,最終把“氬先生”的創世苦心毀于一旦。

  關鍵詞:扭曲;諷喻;孤獨;拜金

  中圖分類號:I106.4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673-2596( 2010)06-0080-02

  安部公房于1924年出生于日本東京,在出生后的第二年,隨父母舉家遷往中國沈陽,直到1940年才回到東京讀高中,1943年考入了東京大學醫學部。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他讀了很多尼采、海德格爾、雅斯貝爾斯等人的哲學書籍,以及卡夫卡、里爾克的作品。1944年,在日本即將投降之際,他再次回到中國和家人團聚。1945年日本投降,他的父親當年也因病去世。這些經歷使安部公房體驗到了舊的價值和社會秩序的崩潰,目睹了日本戰敗前后社會的混亂狀況,對他的人生觀等有著很大的影響。1946年日軍從東北撤軍,他重回日本,之后便開始了文學創作。

  1950年發表的《魔法的粉筆》是其前期的代表作品之一。戰后派的作者更多的是關注社會,通過寫作來反映社會的現實,主張文學必須要有社會性。當時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初期,美國占領著日本。一方面是社會文化的突變所造成的價值觀念的根本改變與思想的混亂;另一方面則是戰火后遺留下的廢墟和以貧困、饑餓、黑市為代表的物質上的困乏。戰爭徹底破壞了國民生活,很多城市由于空襲變成了一片廢墟。殘存下來的人們在防空洞和燒焦的土地上搭起小窩棚以遮風擋雨。空襲同樣破壞了日本的生產活動,礦業的生產水平驟降至戰前的三分之一水平。加上復原的士兵和將領的歸國,日本的失業人口猛增。1945年,日本的農作物歉收,糧食匱乏問題更加嚴重。大米的配給量減少,取而代之的是紅薯和玉米,即便如此,還是經常少發和遲發。在這種情況下,人們不得不去黑市上買高價糧以糊口度日。在物資不足的基礎上,日本又爆發了嚴重的經濟危機,民眾的生活苦不堪言。

  人們拼命的擺脫貧困,同時又希冀徹底變革社會,尋找日本社會的新生之路。安部公房的這部短篇小說便是通過對落魄畫家“氬先生”的扭曲的人性的描寫,襯托出戰后人民痛苦的生活。本文主要探討“氬先生”和“夏娃”兩位出場人物的人性的扭曲,及其中所包含的作者的對當時日本社會的現實認識。

  一、創世者“氳先生”的孤獨與無助

  在作品中,主人公“氨先生”生活在一個孤獨的、破落的、遠離人群的世界。在小說的開頭,作者用了如下一系列的語言表現。“因漏雨、蒸汽而搖搖欲倒的公寓”、“偏離城市的角落”、“廁所旁邊的居室”、“饑腸如鼓的畫家”、“空蕩蕩的房間”,這些讓讀者知道了“氨先生”的生活處境。那么,作者想表達的自己對現實的認識是怎樣的呢?“氬先生”又是怎樣一個與現實格格不入的人呢?

  (一)物質上的貧乏與奢望

  “氬先生”是一位畫家,他居住在一間12平方米的小房子里,但是房子還是給人以空蕩蕩的感覺,這是因為整個房間除了他自己就只剩一把椅子了。為了能夠買到面包,能夠活下去,他變賣掉了自己的書桌、書架、畫筆和畫架。“氬先生”也不知道自己還能活多久。在饑餓的時候,“氬先生”握著粉筆開始在墻上涂鴉,畫了蘋果、面包、奶酪、黃油和咖啡等。這一切對于“氬先生”來說無異于“匭餅充饑”。日本從明治時代開始,大城市的政府部門、公司、學校、軍隊等諸多地方開始了西方的生活方式,后來普通民眾的生活也開始逐漸西化,飲食生活也變得既日式又西化。文中,主人公“氬先生”在窮困潦倒之際,想吃的食物是面包、黃油、香腸、奶酪、罐頭和牛肉,而不是蔬菜和米飯;想喝的是咖啡、牛奶、威士忌,而不是茶水;想睡的是西式的大床而不是日式的榻榻米。這些都說明“氬先生”在物質資料的追求方面有自己的奢望,他追求的生活方式是西式的,現實中他過著什么生活呢?好心的老人在自己有錢買豆腐渣之后,把打撈食堂下水中的食物殘渣這樣一個機會讓給了“氬先生”,但是一天也只能積攢一頓飯的分量。在銀行上班的朋友在分一半便當給“氬先生”時,苦笑著說道“今天又輪到我了?”有工作的人在吃飯問題上尚且如此,失去工作的人們的生活又會怎樣呢?現實是痛苦的,但是作者并未讓他永遠在痛苦中掙扎。作者用一根具有魔力的粉筆給主人公帶去了夢幻之中的滿足,讓他體驗到了許久沒有得到的滿腹之感。為了維持這樣的虛幻世界,他選擇了與現實世界的隔絕。作者用這樣一個封閉的小屋來象征封閉的社會,以及這種社會中的人際關系和人的孤獨感覺,通過轉換形象和構建非現實的世界,來追求人的內在性。在準備開始創世時,他還為自己準備了一身洋裝,卻不是日本的傳統服飾和服。在故事的最后,當一切恢復原狀時,他的軀體也消失了,最終被吸入了墻壁之中。

  (二)精神上的苦悶與希望

  當時的報紙報道的是職業介紹所的騷亂問題和工廠的大量裁員問題,社會上的很多人都失業了,“氬先生”也是其中一員。也許在這樣一個人人為溫飽而愁苦的時代,物質上的需求尚且得不到滿足,精神上的享受也就無從談起,根本就沒人去欣賞“氬先生”的藝術作品。這樣,他連謀生的手段也失去了。“氬先生”是一個孤獨的人,關于這一點,我們從他的名字上都可以有所感悟。“氬”(Ar)這個化學元素,是空氣中含量最多的一種稀有氣體,但其化學性極不活潑,不會與其它化合物或元素化合。借用“氬”的特性來給主人公命名,其實也是作者的一種暗示。

  當人們漸漸離開貧窮的時候,一個精神上孤寂的城市荒漠又開始形成。“氬先生”在虛幻的世界中解決了自己的溫飽問題,但是新的世界該如何創造卻讓他無比絕望。最終他把這樣一個壯舉全部委托給了偶然。打開通向新的世界的門時,他的心中有希望也有恐懼。在文中,粉筆是連接“氬先生”與現實、“氬先生”與新世界、現實與新世界的重要工具。超越殘酷現狀的能力之一是想象力。在開始創世時,“氬先生”把自己當成了伊甸園中的“亞當”,要重新創造人類。在他的生命結束之時,鄰居們對他還是不斷的嘲諷與辱罵,沒有一絲同情。“氬先生”在墻壁之中只得流淚說一句:“改造世界的決不是粉筆!”

  (三)行為上的猶豫與妥協

  安部公房筆下的“氬先生”是一位被戰爭所殘害的、被扭曲了人性的人物代表。在現實世界中“氬先生”無力謀生,只能去撿拾食物殘渣、向朋友乞討,卻沒有想過要通過自己的努力去改變什么;當擁有了魔法的粉筆之后,卻選擇了把自己封閉在小屋之中;要為自己所畫的窗戶加上外界的景色時,卻猶豫不決、無法選擇;花了一周時間設計了很多方案,卻愁苦不已,害怕失去現在的生活;苦悶三周時間后,不管等待自己的是失敗還是希望,信手把一切權力交給了偶然。這些都變現出了“氬先生”的優柔寡斷性格。但偶然沒有給自己帶來問題的解決方案,“氬先生”為此陷入了絕望、淚流不止。

  “氬先生”被迫成為了創造世界的“亞當”,創造了自己的“夏娃”,想通過人類的繁衍,重新塑造世界。但是“夏娃”卻是俗世之物,眼中只有金錢,并不關心“氬先生”的創世偉業。“氬先生”在“夏娃”面前一再妥協,最終把自己手中的權力再一次移交,把半支粉筆給了“夏娃”。正是這一舉動,導致了他生命的結束,創世壯舉也夭折了。

  二、毀滅者“夏娃”的世俗與冷酷

  安部公房始終關注資本主義社會中人的存在的荒誕、異化的危機等現代社會問題。“夏娃”是“氬先生”創造新世界的伙伴,她的使命原本是繁衍新人類,但是她卻說自己是一位“節育主義者”,這本身就是一個矛盾。她用從“氬先生”手中騙過來的粉筆畫了一支手槍,結束了“氬先生”的生命,并用榔頭打破了門,使一切歸于無形,是新世界的“毀滅者”。

  (一)思想上的冷酷與拜金

  “氬先生”畫出來的“夏娃”是冷酷的,不甘于聽從“氬先生”的命令,并主張“男女同權”。這與當時的社會背景是有關系的。文明開化之后,日本開始重視女子教育。第一次世界大戰后,職業女性開始增加。1946年12月,日本政府修正了《眾議院議員選舉法》,指出:滿20歲的男女可以擁有選舉權,滿25歲的男女擁有被選舉權。日本首次實現了婦女的參政權。

  “夏娃”認為自己是一位職業模特,身份高貴,是不可能與窮苦的“氬先生”為伍的。當“氬先生”用敬語形式問她“何加召L上艫*)圭守力、?”(是否想吃點什么)時,她居然也用敬語回答道:“召L上艫否扣J”(當然吃啦)。自己裸體站在“氬先生”面前,為了催促他把衣服還給自己,她居然說自己的肉體是值錢的。一心想離開這間小破屋的她,在聽說“氬先生”擁有將夢想變為現實的能力、是個有錢人時,馬上轉變了自己的想法,要“重新認識”“氬先生”,并打算做“氬先生”的“夏娃”。但她的目的卻不是創造新世界,而是要成為有錢人。這些充分說明:“夏娃”是一位渾身充滿銅臭的俗世女子,是不折不扣的拜金主義者。

  同時,她的思想也是西化的。她一直認為自己是“日本小姐”,是整個日本女性的代表。要殺“氬先生”時畫的武器是一把手槍,而不是日本刀;用來砸碎門的是一把榔頭,盡管在日文中也有與之相對應的“槌”一詞,作者還是選用了外來語詞的“,、77一”。自認為高貴的她完全看不起窮苦的畫家“氬先生”,用手槍結束了“氬先生”的性命。

  (二)行動上的虛偽與莽撞

  “夏娃”是當時現實世界的人,無論是她的肉體還是思想都屬于當時的社會現實,她用身體做交易,一心想著離開小破屋,回到現實生活中去。

  她認為自己在現實世界中是不可能挨餓的,因為自己擁有值錢的肉體,并說自己的經紀人在等著自己去參加模特比賽,這些是根本不存在的事情。因為在創世者“氬先生”的世界里,一切都還是混沌一片。她可以隨口說出這樣的謊言,并不斷取笑自己的創造者,在假裝同意了“氬先生”的創世請求后,向“氬先生”騙了半支粉筆,這些都說明她本身就是一個騙子,是一個虛偽的人。

  在擁有了具有魔力的粉筆之后,她馬上畫了一支手槍。至此,她的本性完全暴露。她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毀滅者,她要創造死亡,要結束一切。然而,她的行動又是魯莽的,根本不聽“氬先生”的勸阻,在射殺了“氬先生”后,又打破了門,企圖回到她所追求的現實中去。然而當一切暴露于陽光中時,一切也結束了。她的身體被陽光所吸收了,看似強大的生命卻這樣的短暫。

  安部公房在這部作品中運用了豐富的想象力和超現實的藝術手法,在作品中展現了一幅幅荒誕離奇的圖景,象征性地表現不合理的現實和人對不如意的現狀的反抗與超越。“氬先生”是一個矛盾的實體,他孤獨、貧困、無力而又充滿幻想,本想用具有魔力的粉筆來創造新的世界,卻最終喪命于粉筆畫出的手槍之下;“夏娃”本是“氬先生”創造新世界的伙伴,卻充滿世俗味道,是一位拜金主義者,讓“氬先生”的創世苦心毀于一旦。作者是想通過這些外在的扭曲的人性來解構日本戰后的社會,探討戰后的人們的生存價值。他重視對人的現實存在的認識,重視對于扭曲人性、滅絕人性的戰爭的批判,督促人們反觀自我,認清自身所處的社會的荒謬,從而奮起與命運抗爭。

  參考文獻:

  (1)唐則銘,日本歷史[M].北京: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1992.

  (2)劉笑明.日本國家概況[M].天津:南開大學出版社,2000.

  (3)李謳琳.安部公房前期作品初探[J]國際關系學院學報,2005(5).

  (4)鄒波,“存在”與“異化”——安部公房作品之存在文學特征[J].解放軍外國語學院學報,2003(11).

  (5)佐佐木基一,《墻》解說[M].東京:新潮社,1981.

在線投稿
极速赛车救援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