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360期刊網
360期刊網
客服電話:4006-587-789 客服在線時間:09:00~22:30(節假日不休息) 客服郵箱:[email protected]
當前位置: 首頁 > 論文范文 > 藝術論文 >

中韓情景喜劇的幽默生成機制——以韓國《搞笑一家人》和中國《我愛我家》為例

時間:2018-07-13 13:55來源:未知 作者:360期刊網編輯李 點擊:

  中韓情景喜劇的幽默生成機制——以韓國《搞笑一家人》和中國《我愛我家》為例

  趙雁羽 (信息工程大學洛陽外國語學院 471003)

  摘要:情景喜劇是會話式幽默語言的一種典型表達形式,

  但回顧以往對情景喜劇的研究會發現主要局限于語篇分析、語言翻譯等領域,目前國內外對中韓文幽默的比較研究較少。本文從語用學的預設理論、合作原則、言語行為理論、面子理論和關聯理論等角度,對韓國經典情景喜劇《搞笑一家人》以及深受中國觀眾喜愛的《我愛我家》中的幽默會話進行分析研究,通過對比發現,中韓情景喜劇的幽默機制既有相同點又有不同點,其中幽默會話的產生具有相似的機制,這是情景喜劇能受到異國觀眾喜愛的重要基礎,各種幽默制笑機制占據不同比例反映了中韓兩國不同的文化心理。

  關鍵詞:《搞笑一家人》;《我愛我家》;幽默生成

  一、問題的提出

  伴隨中韓兩國交流不斷深入,兩國的情景喜劇受到異國觀眾的廣泛喜愛。但情景喜劇界卻一直有“喜劇不旅行”之說,為探究其原因,本文旨在運用語用學理論闡釋和對比情景喜劇《搞笑一家人》和《我愛我家》中的幽默生成機制。從《搞笑一家人》和《我愛我家>中抽取幽默會話,并對它們進行分類、比較分析。本文在研究過程中采取理論工具、統計分類、比分析相結合的方法,從幽默的生成機制入手,選取合作原則、預設理論、言語行為理論、面子理論、關聯理論等語用理論,為幽默語料的分析提供理論依據;從《搞笑一家人》和《我愛我家》各隨機抽取五集進行統計分類。在分類語料的基礎上進行對比分析,得到結論。

  二、情景喜劇的幽默生成與理解機制

  1.合作原則與幽默的生成

  1967年美國語言學家格萊斯概括總結交際過程中使會話順利進行的普遍規律,提出“合作原則”,他認為合作原則是交談參與者共同遵守的一般原則:如會話參與者遵循這一原則,則會話順利進行;如違背這…原則,則交際雙方的主觀意圖和認知理解存在落差,然而許多幽默效果正是說話者有意或無意違反合作原則中的某些準則,利用這一落差而產生的。

  2.言語行為理論與幽默的生成

  英國人類學家M.Malinowski最早提出把語言看成一種“行為方式”。這一觀點南英國哲學家Austin論證并發展為“言語行為理論”。Austin還發現,除了顯性施為句之外,實際生活中還存在著大量的隱形施為句。隱形施為句有字面意義和間接用意,如果聽話人只聽取表面用意,或者錯誤理解間接用意都會產生幽默效果。

  3.面子理論與幽默的產生

  面子的概念最早由Erving Goffman提出,他將面子定義為一個人積極正面的社會價值(1967)。高夫曼認為,談話人在交談時需要滿足兩種面子要求——積極面子和消極面子。所謂積極面子,就是每個社會成員希望他的愿望得到順從,他的個人形象被人贊美;而消極面子指社會成員希望其行動不被人干涉,即具有行動的自由和自主決定的自由。刻意維護或者違反面子理論會產生幽默效果。

  4.關聯理論與幽默的產生

  Sperber與Wilson (1986)在會話含義理論的基礎J:提出關聯理論,關聯理論認為,人們對言語幽默的認知主要分為三個階段:首先建立幽默的認知語境,獲得最大關聯;其次發現不和諧元素;最后付出額外認知努力尋求最佳關聯,進而獲得幽默效果。幽默理解過程即結合語境尋找關聯過程,幽默效果的產生來源于最佳關聯與最大關聯之間的落差,落差與幽默效果成正比。

  5.預設理論與幽默的產生

  德國哲學家弗雷格于1892年提出預設理論,用以解釋語義邏輯現象,上世紀60年代,預設理論進入語苦學領域,70年代,斯托納克爾注意到預設與語境和話者的關系,即預設是交際雙方共知的合理信息。合理性是預設的一種熏要的潛在特征,預設合理交際才能正常進行,當言語交際的雙方有意或無意說出與事實矛盾的言語則會產生幽默效果;共識性是預設的另一要素,即交際雙方的共有信息或共同語言環境是交際有效進行的前提。如交際雙方缺乏相應的共有知識,就會導致幽默產生。

  6.情景背景與幽默的產生

  情景背景幽默主要包括視覺類非言語幽默以及因情節發展推動而產生的幽默效果。視覺類非言語幽默主要包括情景喜劇中具有或者產生幽默效果的體態語和客體語。體態語即“形體語言”,指“傳遞交際信息的表情和動作”。它不僅要通過虛擬的模仿暗示一定的環境與人物的行為或類型,而且還要運用眼神、手勢、身段、面部表情等表現形象不同的內在感情,以補充有聲語言的不足。客體語只可以傳遞非語言信息的人工用品,包括化妝品、服飾物、服裝、衣飾、家具以及其他耐用和非耐用的物品。往往通過這些要素與實際情景的沖突產生幽默效果。

  三、 《搞笑一家人》和《我愛我家>的幽默生成機制

  通過對《搞笑一家人》和《我愛我家》幽默語料的總結分析, 《搞笑一家人》和《我愛我家》的幽默生成機制統計結果如下表所示:通過表分析不難發現,中韓情景喜劇幽默的生成機制上是一致的,都是交際雙方有意或者無意違反了以上原則,雖然幽默致笑機制相同,但各類理論所占的比重略有差異,主要表

  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1.韓國情景喜劇中利用情景背景產生幽默元素的比重高達43%,而漢語中僅占18%。且韓劇中出現的體態語是漢語的近8倍之多,故事情節是漢語的兩倍左右,但是中國情景喜劇中客體語的數量卻超過韓國。由此可見,韓國情景喜劇更善于借助情景背景制造幽默元素,特別是人物夸張的動作、表情,而中國則更多借助道具、裝扮。這與韓民族熱情奔放、肢體語言豐富的民族性格有很大的關系,但中國人性格相對保守內斂,更多借助語言、道具表達感情。

  2.在中國情景喜劇中,合作原則所占的比重大于韓國,主要表現在質準則量準則和方式準則手段多樣,數量眾多。中國情景喜劇受到中國傳統相聲的影響,善于夸張、隱喻、反諷等豐富的修辭手法,說明顯有悖事實的話,或話說一半、說漏嘴、話語噦嗦,詞不達意、文不對題等也都是常見手法;相反,韓國情景喜劇在質準則和量準則的運用上,手法較為單一,數量較少,主要是人物為了隱瞞某一真相而撒謊、遺漏某些信息等。

  3.中國情景喜劇大量運用言語行為理論,是韓國情景喜劇的近三倍之多。中國人具有委婉含蓄的民族性格,因而說話人的真實用意往往不在言內,而在言外。因此時常利用聽話人不能或有意只理解字面含義,從而產生幽默效果。

  4.中韓情景喜劇都偏向于利用預設的共識性制造幽默元素,但兩國側重點有所不同,韓國側重情景預設,而中國偏向文化預設,韓國情景喜劇常利用交談的雙方不具備相同的情景語境,認知存在誤差從而制造幽默,而中國情景喜劇多利用交際雙方不具備相同的文化語境,誤解或曲解對方交際意圖制造幽默。這與韓國情景喜劇重視情節本身,中國情景喜劇受傳統相聲影響重視文化語境的特點有關。

  5.中國情景喜劇的面子理論多于韓國,特別是中國情景喜劇側重積極面子,而韓國情景喜劇則偏重于消極面子。這與中國特有的文化心理現象——面子文化密不可分。既希望得到別人的順從和贊美,維護自己的面子,又想維護對方的面子。因此中國情景喜劇多采取夸張贊美他人,刻意維護自己或他人的面子等手法,實現幽默效果;韓國情景喜劇將消極面子與人際關系結合起來,形成沖突,從而制造幽默效果。如:賈志國:這個男人喜歡女人吧,有圖財的,有圖貌的,有圖人好心靈美的,像您這樣的您大可以放心。賈志國雖然覺得該女子面貌丑陋,但出于積極面子原則,不便于直言,便采取了曲折婉轉的方式表達出來。傅明:第一局我沒贏,第二局他沒輸,第三局我想和他和棋,他不干。出于維護面子,傅明沒有明言自己連輸三局的事實。

  傅明:我說打狗你們不許偷雞。

  眾人:不偷雞不偷。

  傅明:這就對了,我說長,你們就不說短。

  眾人:不短不短。

  傅明:我要說公雞能下蛋,你們就說……

  眾人:親眼見著的……

  傅明:對對對,我說砂鍋能搗蒜你們就說……

  眾人:打不爛打不爛……

  傅明的話充分體現了面子理論中希望自己的言行得到別人的順從和認可。

  6.中韓兩國情景喜劇中關聯理論所占比重接近,可見關聯理論在中韓情景喜劇中都占有一定地位,但韓國情景喜劇中話者多無意違背最大關聯,而中國情景喜劇中話者多故意違背最大關聯,體現民族幽默感的差異。

  觀眾據順才的話語鋪墊選擇的語境預設為御醫許浚編纂了醫學巨著《東醫寶鑒》。而允浩的話卻問什么“寓意”,允浩的信息意圖令觀眾難以理解,與之前語境預設不和諧,迫使觀眾付出額外努力發現允浩誤將“御醫”當作“寓意”,建立最佳關聯。

  志國:我們完全可以再加上…個字,把“愛”字變成“愛好”嘛,對不對?乖,你現在還沒成年,對你來說,現在最重要的事是什么啊?

  圓圓:香港張國榮的親筆簽名。

  觀眾據志國的話語鋪墊選擇的語境預設為圓圓當前最重要的是好好學習。而圓圓的話卻說最重要的是明星簽名,圓圓的信息意與之前語境預設不和諧,迫使觀眾付出額外努力發現圓圓故意違背最大關聯,表明自己追星的立場,從而建立最佳關聯。

  四、小結

  本文從語用學的預設理論、合作原則、面子理論和關聯理論等角度,對韓國經典情景喜劇《搞笑,家人》以及深受中國觀眾喜愛的《我愛我家》中的幽默會話進行分析研究,通過對比發現,中韓情景喜劇的幽默機制既有相同點又有不同點,其中幽默會話的產生具有相似的機制,都是有意或者無意違反上述理論,從而產生幽默效果,相同的幽默致笑機制是情景喜劇能受到異國觀眾喜愛的基礎。各種幽默制笑機制所占的不同比例反映了中韓兩國不同的文化心理和歷史沉淀。受諸多因素的影響,論文未能將《搞笑一家人》和《我愛我家》中出現在所有幽默語料以及幽默生成機制都列入討論范圍之內,因此本文在收集材料的范圍和規模上都具有一定的局限性。在建立幽默語料庫時,如能擴大語料范圍,無疑能夠拓寬我們的視野。

  參考文獻:

  [1]志萍.《老友記》中英劇本幽默言語的語用對比研究[U]山東師范大學,2008.

  [2]李蘭萍語用原則與英語幽默[U].天津外國語學院學報,2002,(2):32-36.

  [3]周曉莉.美國情景喜劇《老友記》中的幽默分析[U].湖北:華中師范大學,2005.

在線投稿
极速赛车救援彩金